猎趣tv

热门 以乙 意甲 丹麦杯 亚锦赛 意甲 斯亚甲 土甲 斯亚甲 欧冠杯 意甲 世界杯 意甲 巴林杯 秘鲁甲 塞内甲 芬超 波黑联 法甲 巴圣青乙 澳超 英甲 孟冠联 卡协杯 波女联 英超 韩K4联 波黑联 爱沙女甲冠 葡超 摩洛乙

首页 篮球新闻

吉诺比利:我爱假摔,徒手抓过蝙蝠,因公伤牺牲了一个蛋,这TM还不是传奇?

伊曼努尔-大卫-吉诺比利此人,16年NBA生涯里有接近70%的时间都在打替补。然而他却是人类迈进21世纪以来,篮坛划过的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乍看起来他生涯安稳数据波澜不惊,但能让世界篮坛名将尽数叹服,没点真功夫怎么可能做到。

以下,是吉诺比利的人生片段演绎出的几段故事(根据采访和资料编写)。

乔丹

阿根廷是足球王国,但我家流着篮球的血脉。我爸年轻时候打控卫,退役后做了球队经理,队里我两个哥哥是王牌。从小我就看球,现实中看哥哥,电视上当然是看乔丹(国内直播场次超级少)。


跟所有70后一样,我们都模仿乔丹打球,收藏他的录影带,卧室里挂着真人等身的飞人巨幅海报。儿时我瘦瘦小小,我妈总觉得当乔丹不现实,我该找个会计类的“正经工作”,但我没妥协。

跟我哥一样,我到了青春期才抽条长个,两年窜了25厘米,人还是竹竿。教练觉得我连投三分的力气都不够,但我什么都敢玩,特别爱模仿乔丹,飞向篮筐无所畏惧。我18岁就打上了职业联赛,那时候科比还是费城的高中娃娃;19岁,我已经是阿根廷联赛的得分王。

11冠

如果要我用一个数字总结自己职业生涯的成就,那肯定是“11”。这是我篮球生涯中获得冠军/金牌的数量。别提什么含金量多少,那谁不是说了,第二名是最大输家,我做了11次最后赢家,次次都很爽。

在阿根廷打了两年,我去了舞台更大的欧洲,扎根篮球品味清奇的意大利。第一年,我就帮卡拉布里从乙级升到甲级;第二年拿下联赛MVP。这个时候,“尾随”我很久的马刺经理布福德心急火燎用二轮签把我拿下了。


不过,被选中后我还是继续在意大利打球。在欧洲,我拿到了1次意大利联赛冠军,2个意大利篮球杯冠军,1个欧洲联赛冠军。在国家队,我拿了1个奥运冠军,2个美洲杯冠军。在NBA,我有4个总冠军。嗯,这么掰扯掰扯,感觉自己在这方面不比谁差到哪去。

假摔之美

意大利篮坛口味清奇,说来话长。

2011年,《露天看台》网上说我是史上最会假摔的得分后卫,还说我演技是最差的。我不同意。在NBA,我因为假摔出名,大约是乔治-卡尔害的。那老家伙对媒体真抱怨了无数遍,大约是嫉妒我头发长。你们去看看我过去十年的比赛录像,可能一开始演技夸张点吧,我持球撞上奥尼尔能不摔吗?真不是故意的(注1)。

说实话,NBA让我的三观一度有点小颠覆。二十年前我在意大利打球,发现那儿的球迷特别爱看假摔。我一摔,不管主队客队,球迷都嗷嗷叫唤给我加油。挨撞了一下,我四仰八叉一躺,裁判保准响哨,球迷都乐死了,特别爱看我演。建议你们看看我对拉贾-贝尔摔那下,就是那么浮夸(幸好那时候不兴做表情包)。


但在NBA假摔确实差点让我臭了名声,不提也罢。嗯,现在看哈登打球,能感觉到后继有人的安慰。

饭桌文化

我是不是吃货见仁见智,不过,吃在我的篮球生涯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吃啥不重要,跟谁吃、怎么吃才重要。

从小在阿根廷篮球圈摸爬滚打,20出头的年纪就进了国家队,老兵痞了。2002年世锦赛,我们决赛里输给前南斯拉夫,拿了银牌。赛后大家心里都一肚子憋屈难受,还是一起吃了顿牛排。赢了美国(波波还是助教),却在通向冠军的最后一步倒下,最让人气结。但那时候我们毕竟太年轻,三两杯下肚就豪言壮语起来,拦都拦不住。

那顿饭上,我又撞上“尾随者”布福德,这货看完决赛激动的睡不着出来找宵夜,坐在隔我们几张桌子的地方。我知道他在想什么。“那肯定是你见过的最棒的球队氛围(注2)吧?”

在马刺,饭局也很多。凡是客场比赛,基本都有球队聚餐,特别是外籍球员,更是同进同出。我当年跟斯普利特和迪奥老师定下了拒绝酒店客房服务的规矩,到客场谁也不准一个人躲房间里不出来。

最痛心却又最幸福的一顿饭,应该是在伦敦奥运上。距离我们在印第安纳波利斯挥斥方遒足足过了十年。黄金一代老男孩啊,输掉了铜牌战,我们抱头痛哭。那届奥运会,是我们这代人最后的夺金机会,每天球队都一起聚餐,不管输赢。哭那么惨,其实是舍不得。


我说,宁愿跟你们一起输,我也不想跟别人一起赢。我终于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不是做什么头号输家,而是说出再见。

感觉在竞选总统

在我头发尚且茂密的年头,球迷说我是“阿根廷乔丹”,我大概更喜欢国家队队友给我的绰号:尼奥(注3)。

我没想过在自己二十几岁的年纪,走出首都机场都会有几千粉丝在接机,也没想过狗仔队总寸步不离跟着我。换在美国,我走大城市街头被认出的概率并不高,所以总趁打客场的机会逛逛地标景点。

2002年,我打完世锦赛回国,媒体发布会都放在大剧院举行,剧院外则挤了无数等待着我的球迷,于是我走到露台上冲他们挥了挥手。觉得自己像在竞选总统,挺尴尬的(注4)。


那时候我确实志得意满,走上人生巅峰。在美国赚了钱拿了冠军,还娶了这辈子唯一一个真爱。本来婚礼是打算低调进行的,竟然被媒体挤进现场——有个摄影记者假扮乐队混进来的,可把我气得不轻。

绑架案

在国内成了体育英雄,不一定是好事。我没想过这竟然能给家人带来危险。那时候拉美政局动荡,暴力犯罪激增,不少在美国打球的拉美球员都遭了殃。

从警方拦截到的电话我才知道,父亲竟然在一份绑匪目标名单上。当时我们正在度假,接到警察电话之后,我们大受震动 ,我也考虑过把父母接到美国,但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父母不可能离开他们生活了34年的故土,这些年他们连家都没搬过。


警察保护了我们一阵子,后来我也在老房子装了警报系统,雇了保安。别人都叫我自己注意,但我知道,要绑也绑不到我头上,他们不就是想要我的钱么。

二零零四

我在国家队声势最旺的时候,就是2004年了。当然,在我眼里,拿下奥运金牌从不是靠运气,更不靠我一个人爆发。早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牛排馆,我们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了。


我们的名字注定镌刻历史,任后人评说。反正,在击败美国的14周年纪念日,我宣布退役。那场比赛我拿下29分,我们昂首挺进金牌战。嗯,只是巧合。

四年后在北京,我们带着同样的勇气去打一场必败之战,受伤和输球都很痛,但没有一点遗憾。

超六

在NBA,我拿到的最高个人成就奖就是最佳第六人。这个奖存在已久,但我能有好几分把握说,这个奖是在我之后,才有了另一种价值:当打之年的核心,不再抵触做超六了。


无首发之名,行首发之实,一直是我在马刺的定位。波波把我安排成替补的时候,我一句话没说就点头了。一年后拿了奖,波帅说我大约会把这个奖杯塞进他的菊花。放心,我不会的。我跟马刺,一直都是彼此成就,共同享受。我爱替补,当然前提是仅在这一支球队做替补。

我也很高兴,在我之后,贾马尔(克劳福德)、詹姆斯(哈登)、洛威、埃里克(戈登)这些妖怪们也曾在超六位置上甘之如饴。

这TM才9月

被安排了替补也不是没理由,我自己和球队都有数,一往无前的打法根本支撑不了首发的出场安排和漫长的赛季。

但我气焰真没短过一天。还记得新秀赛季的队内训练,我真没少受布鲁斯(鲍文)折腾,怎么欺负我也没人会吹犯规,我就得扛住。结果季前赛没完他就服了,到我第一次出战打湖人,他甚至敢朝对面的乔丹接班人喊话:“他可不是什么白人小子,你等着瞧吧。”


2007年夺冠之后的训练营,我还被波波骂了,因为训练里我突破三人围堵倒地抢球。当然,老狐狸是先提点全队学着点,然后才说:“这TM才9月份,以后别在9月这么干!”

波帅真的很爱爆粗。

生涯最高分

我基本没在乎过自己得多少分。48分对很多得分手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这就是我的单场最高纪录。

但那场比赛情况特别,对上升期的太阳(一段孽缘的开始),我们第四节落后17分。当时我两条腿肌肉都出了毛病,还被踩扭了左脚踝,一度撑不下去中途退场。哦,布鲁斯和托尼加起来16中1,大约是把手感传给了我,让我22投16中。

太阳……是个好对手。那年全明星,我刚好入选了,波波执教西部。我们总开玩笑,让队里理疗师“好好招待”纳什,给我使劲拧他的肌肉(注5)!

FMVP

布登霍尔泽和布福德都为我鸣不平,说我至少应该跟TD分享了总决赛FMVP。在G7第四节,我爆发砍了11分左右胜局,让这届收视率辣眼睛的总决赛画下句号,不然怕是要打到G9去。


对于FMVP的投票结果(6比4),我妈妈还有很多阿根廷球迷都抱怨连连。但说实话在比赛结束那一刻,我跟TD拿到的是一样的冠军,开心也是一样的,在我看来就没区别了(注6)。

TD给我身上盖了核心领袖的戳,但还说我“reckless(鲁莽)”,当然我们都知道,没这几分鲁莽我们走不到那个位置,没几分鲁莽,被我假动作(摔)骗过去的贝尔不会说,他在联盟里唯一预测不了的对手不是科比,而是我(注7)。

不就是长着翅膀的老鼠

这件事简直已经要成为神乎其神的民间传说了,也成为我生涯的经典一战。不是打得多无敌,而是因为我抓了一只蝙蝠。现场的球员球迷都惊讶我怎么能徒手抓蝙蝠,一边鼓起了掌,也不知道谁还给我放了《蝙蝠侠》主题曲。当然,后来也有动物保护组织抗议我行为暴力,我很无奈。



在我眼里,蝙蝠不就是长着翅膀的老鼠么?我那时候头秃了,篮也不能扣了,我靠抓蝙蝠绝技博眼球不行吗?嗯,退役以后,我可以考虑做除虫工人(事后球队还是让我打了N多针狂犬疫苗,请大家不要学习此危险动作)。

牺牲了一个蛋

说到为球队做牺牲,打替补、进不了全明星、拿不到FMVP在我看来都不算啥。我为马刺最大的付出,是一个蛋蛋。

说起来怪不好意思,2016年初在对鹈鹕的比赛,我被莱安-安德森膝盖撞到腹股沟,疼的我站不起来,根本没法继续打比赛。等去了医院做完检查,医生才告诉我,右边蛋蛋必须做手术,我都懵了。


据说我们球队还从来没人遭遇过这么蛋疼的伤病,休养第一周我真的难受死了。这么说吧,我为马刺牺牲了右边的蛋,彻底奉献出去了,真的(注8)。感觉自己进入中年以后成了一个逗X。

不说再见

马刺选我的时候,我正在睡觉,是国家队助教把我叫醒,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不敢相信,卫冕冠军愿意在第二轮57顺位的位置要了我。

我曾经被看作可以让一支球队改头换面的巨星。我不是在第一个在NBA打出水花的国际球员,但我确确实实带起了一阵东风。我赢过很多比赛,也有很多对付不了的对手。篮球带着我去了很多地方,我只有感激。


在我生涯最后一场比赛,对面的主帅是我的前队友。新秀赛季我被扔进训练场里虐,37岁的他做过我不顶用的搭档。52岁的他带着勇士1-4淘汰我们,劝我留下继续打,让我学学人费德勒。

宣布退役的一刻,难免百感交集。我无比感谢过去23年来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这真是一段繁华精彩的旅程,我在最疯狂的梦里都不敢想象。我对篮球的爱不会停止,就不说再见了吧。

注1:关于卡尔教练和头发的梗,是吉诺比利在2016年对圣城媒体说的。

注2:布福德本人在接受采访时的回忆。

注3:《黑客帝国》负重前行的主角。

注4:吉诺比利在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如此形容。

注5:他把对纳什的小心眼写在了自己博客里。

注6:2005年10月采访内容。

注7:贝尔说:“别人问我谁最难防,我知道他们最想听的答案是科比,但事实上,我倒觉得马努还差不多,我真看不透他。”

注8:2016年10月吉诺比利接受采访时回顾受伤惊魂。